夜 神

黯然销魂饭,化骨绵掌汤,,

老相册:

特雷门琴的发明者Léon Theremin的大弟子Alexandra Stepanoff,正在NBC电台演奏

1930年

做一个恰到好处的人—— 我们的正常之处,就在于自己懂得自己的不正常。

岁月静好:

存档灵魂:




【日】村上春树








001、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村上春树《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002、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03、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




 




004、
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005、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06、
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成熟后却迷恋平庸,在我们寻找、伤害、背离之后,还能一如既往地相信爱情,这是一种勇气。——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07、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008、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09、
我们的正常之处,就在于自己懂得自己的不正常。——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10、
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忘记,会忘记的留着也没有用!——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011、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村上春树《舞!舞!舞!》




 




012、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村上春树《1Q84》




 




013、
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014、
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你手中滑落。取而代之落入你手中的,全是些不值一提的伪劣品。体能,希望,美梦和理想,信念和意义,或你所爱的人,一样接着一样,一人接着一人,从你身旁悄然消逝。——村上春树《1Q84》




 




015、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即使是你最心爱的人,心中都会有一片你没有办法到达的森林。——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 做 一 个 恰 到 好 处 的 人








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年纪,但绝对不管自己叫“大叔”。是的,确实该叫“大叔”,或者该叫“老爹”了,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年龄,可我自己不这么叫。若问什么缘故,那是因为当一个人自称“我已经是大叔啦”的时候,他就变成真正的大叔了。




 




女人也一样。当自己声称“我已经是大婶啦”的时候(哪怕是玩笑或者谦虚),她就变成真正的大婶了。话语一旦说出口,就拥有这样的力量。真的。




 




我认为,人与年龄相称,自然地活着就好,根本不必装年轻,但同时也没必要勉为其难,硬把自己弄成大叔大婶。关于年龄,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尽量不去想。平时忘记它就可以。万不得已时,只要私下里在脑袋尖上回想一下就够了。




 




每天早晨在盥洗间里洗脸刷牙,然后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的脸。每一次我都想:唔,糟糕,上年纪啦。然而同时又想:不过,年龄的确是在一天天增长。呃,也就是这么回事吧。再一寻思:这样不是恰到好处吗?




 




虽然不是那么频繁,但走在路上时偶尔有(大概是)读者向我打招呼,要跟我握手,还告诉我:“很高兴能见到您。”每一次我都想说:“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脸,每一次可都厌烦到了极点。”在街角看到了这样的面孔,又有什么可高兴的呢?




 




话虽这么说,呃,倒也并非全是这样。假如这个样子多少能让大家开心一点,那我就非常开心了,哎哎。




 




总之对我来说,“恰到好处”成了人生的一个关键词。长相不英俊,腿也不长,还五音不全,又不是天才,细想起来几乎一无是处。不过我自己倒觉得“假如说这样恰到好处,那就是恰到好处啦”。




 




这不,要是大走桃花运的话,只怕人生就要搅成一团乱麻了;腿太长的话,只会显得飞机上的座位更狭窄;歌唱得好的话,就怕在卡拉OK里唱得太多,喉咙里长出息肉来;一不小心成了天才的话,又得担心有朝一日会不会才思枯竭……这么一想,就觉得眼下这个自己不也很完美嘛,何况也没有什么特别不方便的地方。




 




如果能不紧不慢地想到“这样便恰到好处”,那么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了大叔(大婶),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不管多大年纪都无所谓,无非就是个“恰到好处”的人罢了。常常对自己的年龄左思右想的人,我觉得不妨这样思考。有时也许不容易做到,不过,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音乐随身听:

【欧美流行】Desperado - Johnny Cash

《亡命之徒》最好听的版本,甚至比原唱老鹰乐团都更有伤痛感。Johnny Cash低沈、凝炼、深不见底的声嗓,回响着精神忧患和救赎的主题。

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美国乡村音乐家,11项格莱美奖获得者。他的田纳西三人组(Tennessee Three)所拥有的“沉音低挫”和“运货车”(freight train)的独特风格,以及他的黑色装束以及特立独行的做派为他赢得了“黑衣人”(The Man in Black)的绰号。

苗在心中~:

云海茫茫:

Spend all your time waiting
用全部的时间等待
For that second chance
第二次机会
For a break that would make it okay
因为逃避能使一切更好
There's always some reason
总是有理由
To feel not good enough
说感觉不够好
And it's hard at the end of the day
在一日将尽之时觉得难过
I need some distraction
我需要散散心
Oh beautiful release
或是一个美丽的解脱
Memories seep from my veins
回忆自我的血管渗出
Let me be empty
让我体内空无一物
And weightless and maybe
了无牵挂
I'll find some peace tonight
也许今晚我可以得到一些平静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在天使的怀里
Fly away from here
飞离此地
From this dark cold hotel room
远离黑暗阴冷的旅馆房间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和你无穷的惧怕
You are pulled from the wreckage
你被从残骸中被拉起
Of your silent reverie
在无声的幻梦
You'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在天使的怀里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here
愿你能得到安慰
So tired of the straight line
厌倦了走直线
And everywhere you turn
你转弯的每一个地方
There's vultures and thieves at your back
总有兀鹰和小偷跟在身后
And the storm keeps on twisting
暴风雨仍肆虐不止
You keep on building the lies
你仍在建构谎言
That you make up for all that you lack
以弥补你所欠缺的
It don't make no difference
但那于事无补
Escaping one last time
再逃避一次
It's easier to believe in this sweet madness oh
会使人更容易相信在这甜蜜的疯狂
This glorious sadness that brings me to my knees
光荣的忧伤里,使我颔首屈膝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在天使的怀里
Fly away from here
飞离此地
From this dark cold hotel room
远离黑暗阴冷的旅馆房间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和你无穷的惧怕
You are pulled from the wreckage
你被从残骸中被拉起
Of your silent reverie
在无声的幻梦
You'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在天使的怀里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here
愿你能得到安慰
You'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在天使的怀里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here
愿你能得到安慰

音乐随身听:

【乡村民谣】First Fool in Line - Don Williams

乡村民谣大师Don Williams的歌喉浑厚抒情,给人以温暖柔和的感受。没有华丽复杂的编曲,没有晦涩难懂的歌词,悠扬的歌声伴着篝火在静谧的夜色中飞扬。

Don Williams1939年出生于在德州的弗罗伊达达(Floydada)。三岁就显露出天才的本领。高中毕业后与好友罗夫顿·克莱恩(Lofton Kline)一起组成乐队演唱,随后在1964年又加入了苏珊·泰勒(Susan Taylor),组成一只新的乐队Pozo-Seco Singers。乐队解散后,他到了乡村音乐的大本营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发展,到了上世纪70年代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乡村音乐人物。

音乐随身听:

【独立民谣】木小雅《雨念》

秋季适合告别,雨天适合想念。在一个雨天,想一个人。

木小雅,94年出生的水瓶座girl。大学二年级时在校创立Ukulele社团,从那时起开始尝试写歌。所学为设计专业,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设计师,在一家书店工作。业余时间依然弹琴写歌,一直以文字、音乐和设计作品,践行自己的理想主义。

Felicitats, espero que vostè serà feliç per a la resta de la seva vida.

Així que, adéu...

发现三根白头发在洗澡澡之后


我用刮胡刀,粗鲁的剃掉了,,

哈哈哈,,

我的房间有一扇落地窗,顶楼是房东的花园,菜园,养着鸡鸭鹅兔,不知道有没有鱼,反正种着无花果树,,因为同事上去摘了一颗在我面前嘚瑟,,楼下常常有一群小孩在打乒乓球,我见过一次他们在路上相遇的画面,是像老人那样微笑点头,,这样让我很诧异,有些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怎样苍老,,阳台上总有风在吹,花园里垂下来的几条藤蔓交织在一起荡漾,荡漾在我来到这里,这个清幽夏天的末尾,,

小区大门外,有一条横行的街道,两旁葱郁繁华的树,把阳光过滤得很斑驳,去到道路的尽头,我还是以为,就能到了海边,可以散散步,看看美女美景,,

关于我人生的状态,在这两年里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极致,都是在毫无章法的游走,其实也不能说是挫折懊恼所带来的滞后慌张和不安,我有盛满人情味的解释,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自我豢养,秉烛明月跟自己聊聊天,,我姐对爸妈是这样安慰,他在哪里跌倒,就会在哪里爬起来,,

她,是理解我的痛苦的,,

我自己却不情愿用韬光养晦,否极泰来,甚至凤凰涅槃这样高大上的词汇来撰写我接下来很多很多波的操作,在认清这个世界现状的之所以,对于它的过和往,也心如明镜,外界的姿态,我只想慵懒的回应,哇哦,果然如此,,然后,在这过程中去挑选一件事,一件很多精彩遇不完的事,一件会令我倾心欢喜的事,,无关风月案牍,也无关现实理想,,

比如,勾搭上某某富婆,,

我比较担心的是,对于应付“生存之道”的决定,我还是不那么果断,我不可能很认真的去对待所谓的责任心,不能纯粹的如同,遭遇困难,克服困难,再斩获朗朗晴天,,我的侧重点是我自己的感受远大于天,心之所向,便不须辛苦磨折,不须苟且掌声,不须自卑攀比,,啊,就是所谓的“把自己过好,别管他人喝水还是吃面”,会这么狭隘的原因也许就是,我没结婚,我没小孩,我没有自己的家庭,我薄情寡义,嗯,,我的心总不在那些该在地方,这好像成了我永远都不可能处理好的终极矛盾,,我的认知,还被些许老旧残根所束缚捆绑,不得超生,,

Because,我还没等到那个对的人,,

在正确直面自己的各种属性之后,需要做的事,是去对接这个世界,,我是不用觉得亏欠和遗憾的,喜欢做的事,依据自己的能力强求一个结果,赢得那些掌声,和内心的躁空,,喜欢过的人 ,那份心情,也是用了长久的时光去丈量,去守护,,于是至少也该有了俗气的馥郁芬芳,接着被熏陶成一个浪子,,OT说,你能在乎什么呢,你什么都不在乎,,

Or,我还没成为那个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