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神

黯然销魂饭,化骨绵掌汤,,

音乐随身听:

【乡村民谣】First Fool in Line - Don Williams

乡村民谣大师Don Williams的歌喉浑厚抒情,给人以温暖柔和的感受。没有华丽复杂的编曲,没有晦涩难懂的歌词,悠扬的歌声伴着篝火在静谧的夜色中飞扬。

Don Williams1939年出生于在德州的弗罗伊达达(Floydada)。三岁就显露出天才的本领。高中毕业后与好友罗夫顿·克莱恩(Lofton Kline)一起组成乐队演唱,随后在1964年又加入了苏珊·泰勒(Susan Taylor),组成一只新的乐队Pozo-Seco Singers。乐队解散后,他到了乡村音乐的大本营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发展,到了上世纪70年代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乡村音乐人物。

音乐随身听:

【独立民谣】木小雅《雨念》

秋季适合告别,雨天适合想念。在一个雨天,想一个人。

木小雅,94年出生的水瓶座girl。大学二年级时在校创立Ukulele社团,从那时起开始尝试写歌。所学为设计专业,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设计师,在一家书店工作。业余时间依然弹琴写歌,一直以文字、音乐和设计作品,践行自己的理想主义。

Felicitats, espero que vostè serà feliç per a la resta de la seva vida.

Així que, adéu...

发现三根白头发在洗澡澡之后


我用刮胡刀,粗鲁的剃掉了,,

哈哈哈,,

我的房间有一扇落地窗,顶楼是房东的花园,菜园,养着鸡鸭鹅兔,不知道有没有鱼,反正种着无花果树,,因为同事上去摘了一颗在我面前嘚瑟,,楼下常常有一群小孩在打乒乓球,我见过一次他们在路上相遇的画面,是像老人那样微笑点头,,这样让我很诧异,有些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怎样苍老,,阳台上总有风在吹,花园里垂下来的几条藤蔓交织在一起荡漾,荡漾在我来到这里,这个清幽夏天的末尾,,

小区大门外,有一条横行的街道,两旁葱郁繁华的树,把阳光过滤得很斑驳,去到道路的尽头,我还是以为,就能到了海边,可以散散步,看看美女美景,,

关于我人生的状态,在这两年里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极致,都是在毫无章法的游走,其实也不能说是挫折懊恼所带来的滞后慌张和不安,我有盛满人情味的解释,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自我豢养,秉烛明月跟自己聊聊天,,我姐对爸妈是这样安慰,他在哪里跌倒,就会在哪里爬起来,,

她,是理解我的痛苦的,,

我自己却不情愿用韬光养晦,否极泰来,甚至凤凰涅槃这样高大上的词汇来撰写我接下来很多很多波的操作,在认清这个世界现状的之所以,对于它的过和往,也心如明镜,外界的姿态,我只想慵懒的回应,哇哦,果然如此,,然后,在这过程中去挑选一件事,一件很多精彩遇不完的事,一件会令我倾心欢喜的事,,无关风月案牍,也无关现实理想,,

比如,勾搭上某某富婆,,

我比较担心的是,对于应付“生存之道”的决定,我还是不那么果断,我不可能很认真的去对待所谓的责任心,不能纯粹的如同,遭遇困难,克服困难,再斩获朗朗晴天,,我的侧重点是我自己的感受远大于天,心之所向,便不须辛苦磨折,不须苟且掌声,不须自卑攀比,,啊,就是所谓的“把自己过好,别管他人喝水还是吃面”,会这么狭隘的原因也许就是,我没结婚,我没小孩,我没有自己的家庭,我薄情寡义,嗯,,我的心总不在那些该在地方,这好像成了我永远都不可能处理好的终极矛盾,,我的认知,还被些许老旧残根所束缚捆绑,不得超生,,

Because,我还没等到那个对的人,,

在正确直面自己的各种属性之后,需要做的事,是去对接这个世界,,我是不用觉得亏欠和遗憾的,喜欢做的事,依据自己的能力强求一个结果,赢得那些掌声,和内心的躁空,,喜欢过的人 ,那份心情,也是用了长久的时光去丈量,去守护,,于是至少也该有了俗气的馥郁芬芳,接着被熏陶成一个浪子,,OT说,你能在乎什么呢,你什么都不在乎,,

Or,我还没成为那个对的人,,

音乐随身听:

【独立民谣】陈小熊 左明良《午后以前》

午后,阳光是透明的,一切都变得微妙。醒在一场日光交织的梦中,想坐在你身旁,彼此无言,笑着凝望时间缓缓流过。

左明良,上海独立民谣音乐人;他用吉他写歌,新作大多采用特殊调弦,结合了一些指弹的元素,风格更加多样化。陈小熊,90后民谣歌手,英国伦敦大学教育社会学在读博士。

旧的很好看(•̀⌄•́)

老相册:

粉饰太平

1946年,华沙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Canoe Pan:

保守秘密是一场修行
文/马德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隐秘的地方,价值连城地捂着,一直捂过好多年。。。

对于生命来说,能够打败岁月的,恐怕就是这个秘密了。钱和权带不进坟墓,但秘密可以带进坟墓。。。

一个人的一部心灵史,就是隐藏自我秘密的历史。而打破和撕开它,引发的必然是一场革命。

所谓革命,其实是一次情深意切的投降。把所有的秘密都倾倒给一个人,像扔掉所有的垃圾,亦若奉上全部的珠宝。一个把秘密都拿出来的人,倾尽的,是精神的全部。。。

在倾听的对象那里,你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对方懂你。这种懂,是陌生的亲切感,是恍若隔世的通畅感,是激荡的痛,又是喷涌的快乐。你一下子空了,也一下子安静了。然后,万籁俱寂,风烟俱静。。。

不能在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有些秘密就只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

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释放一个秘密,需要一次机缘,而保守一个秘密,则需要一场人尘俱老的修行。。。

【文编辑:Canoe Pan】